news bander

《新锐》 | 告别共享经济,第二辆代步工具正在崛起



《新锐》

 图片1


图片2 

伴随着消费者消费观的升级,消费形态也在这一年产生了一系列的变化。人们更加关注健康的生活方式以及精神层面的消费,旅游、文化、体育、教育方面在持续地增长。随着新生代引领消费趋势的人群需求的不断变化,全新的产品层出不穷并不断地跨界进行多元融合。

迈入互联网+时代后,越来越多的日常生活用品也开始尝试智能化。随着共享单车的走红,电动自行车也加入了跨界融合的行列,利用信息通信技术将互联网与传统行业进行深度融合,创造出新的发展生态。

飞轮威尔便是通过对智能平衡车、机器人、无人机的品类研发,凭借先进的自平衡技术与过硬的产品质量,获得了行业内的认可。

此次《新锐》通过对李威的创业思路和理念进行采访,了解了其对智行车的独到见解以及对市场的深刻剖析,希望能为行业提供借鉴。

网瘾少年的创业之路

李威从初中开始就很痴迷电脑。从迷恋游戏CS、传奇世界,到简单的网页制作、小程序编写,乃至电脑硬件的维修。

到了大学,李威便成了院系内有名的电脑大师,谁电脑出问题都会找到他,由此他还常常光顾女生宿舍上门免费修电脑。

到了大二,李威开始有了商业化运营的想法。组建网络开发小团队,建网站、做论坛,接校外企业订单,成员们每日沉浸在helloworld的世界里。团队最大规模时达到了30人,模拟企业化运作,各个部门健全,也多次被当地媒体报道。

谈起这段经历,李威用有所获无所获来形容。有所获是因为一种创业的萌芽和尝试,感受到了创业的快感,对商业建立认知,对之后的二次创业产生了直接的影响。无所获咎于并没有实现收益,两年多的坚持,由于缺乏社会资源,团队又面临毕业,而以失败告终。

出于擅长电脑程序,又在个人站长圈小有名气,20116月,李威毕业后被推荐到百度工作,在下设项目中做产品经理。在百度工作的这一年里,随着接触到更多的软硬结合的产品和工程师,李威对互联网的认知有了巨大的变化。

回想起第一次创业后制定的个人目标,以及对千篇一律工作生活的厌倦,李威认为自己一定要出来继续完成自己的梦想。

在国外网站上意外看到的平衡车,勾起了李威极大的兴趣。在大学中他便有过做便携式代步工具的想法,校园面积大,步行耗时耗力,新奇的代步产品总能吸引他的注意力。通过查找资料、咨询教授、与工程师沟通,他终于大概摸清了其中的原理。但粗略算下来,这款两轮平衡车做出来至少要几万块钱,在国内很少有人会愿意为其埋单

接着李威便开始思考是否可以利用自平衡技术做出一个轮子的车,大大降低其体积和成本,得知在美国也有一个团队正在研究独轮平衡车,李威判断这件事兴许可行。于是李威便快速行动起来,组建了包含母校教授,深圳工程师的研发兼职团队。当时大家都身兼数职,只在晚上下班后研究独轮平衡车项目,做了一年多才开始有了眉目,这时才给品牌起了个名字。

图片3 

李威坦言当时并没有对飞轮威尔的未来有过多的构想,只是觉得这件事情很有意义。将自己喜爱的产品制造出来再卖出去,是一件非常有快感的事情。旅行的途中,他还在酒店咖啡厅贴上了自己的愿望,希望有朝一日,他旅行到每一个城市,都可以看到很多年轻人在用他们的产品代步出行。

智行车是第二辆代步工具

在被问到大鱼智行车与传统电动车实质上有什么差别时,李威回答道,大鱼智行车的立项,是源于要为中产阶级提供其第二辆代步工具。消费升级阶段,中国拥有庞大的中产阶级,那么这个阶级是否需要一款便携式休闲代步工具呢?为此我们做了大量的市场调研,包括原有的平衡车用户、经销商。最后总结出来,有相当一部分有车一族希望有一台符合自己身份,同时又很轻便时尚的代步工具。这个用户定位,便跟传统电动车有本质的区别。

他还补充道,首先目标用户并非同一个群体。传统电动车的用户大多是低收入人群,讲究实用性。购买大鱼智行车的用户大多是中产阶级,有车一族,购买力强,对于他们来说花2000-3000元买一辆备用的休闲代步工具很轻松;其次,在产品构造上,传统电动车体积大、笨重,还会存在乱停乱放的现象。大鱼智行车仅12公斤,小巧便携,外观设计时尚,可随时放进家里或办公室。另外,在渠道上,传统电动车的销售主要依靠线下电动车市场门店。大鱼智行车的销售渠道铺设在商场、数码店以及线上。

由于做互联网出身,从产品名称到市场营销,直播发布会到众筹销售,随时可见李威的互联网思维。李威还告诉《新锐》众筹销售时飞轮威尔还一不小心打破了淘宝电动车领域的原有纪录,同时也吸引了很多代理商。在他看来这些互联网的打法,在产品推出前期特别有效果,快速高效、成本低,不过到了后期还是要靠强大的渠道来支撑。

20175月份以来,飞轮威尔每月出货量从1000台增长到10000台,预计2018年出货量将在20万台左右。

图片4 

在李威看来,飞轮威尔切入的市场,一直都是以便携和时尚为主的,智能化只是一个附加值并非核心。产品要保持对用户的吸引力,最关键的是产品设计要有颜值,但也不能过于未来化,否则会不接地气,叫好不叫座,重点还是在于外观和接地气之间取一个平衡点。他认为目前智能化还处于1.0时代,只是在满足第一需求上增加的附加值,迎合了消费群体的需求。没有智能化将缺少一些年轻因素,也将缺少产品的竞争力和溢价力。随着科技的进步,智能化将成为出行工具的必备要素,会有很多实用的功能出现。

消费升级背景下,人们不再满足仅仅实用这一第一需求。很多产品同质化严重,体现不了新消费人群的个性和身份特征,他们需要在实用的基础上,添加一些有附加值的东西,比如要够时尚、要智能化、要不一样。这一特性,也给电动智行车带来了新市场、新机遇。

共享助力车是一个伪命题

对于共享单车的看法,李威认为生意离不开商业的本质,共享出行作为一个新事物,前期的火热只是一时的,最终还是个生意。回归商业的本质,市场和资本都将变得冷静,小蓝单车和酷器单车的倒闭将对市场和资本起到冷静的作用。

在共享出行需求稳定后,将会与智行车行业长期稳定发展下去,毕竟各有各的需求,各有各的市场。与共享单车相比,电动智行车有着个性化的优势,代表着中产阶级的休闲代步需求。另外可以快速地进入国外市场,形成全球大市场的销售,当然,劣势在于发展相对缓慢。我认为共享助力车是个伪命题,电池每天暴露室外会有很大的安全问题,充电也需要很大的运营成本。在封闭园区,例如景区,还是一个不错的解决方案。

对于智行车与共享单车的市场维度差别,李威有非常明确的认识:共享单车主要是解决1-3公里的出行需求,大鱼智行车则是在3-10公里这样的出行段。共享单车是低纬度出行解决,大鱼智行车是个性化时尚化,中产阶级化的休闲出行解决方案,出发点不同。另外,20175月以来共享单车进入高增长期,大鱼智行车也同样于5月份推出,在这种情况下,大鱼智行车市场没有遇到阻碍,反而增长十分迅速,说明这两个核心并不是一个市场。

图片5 

提到共享单车,大鱼智行车在常见的防盗问题上做了很多功课。李威告诉我们,大鱼智行车拥有三重防盗技术,首先以便携为主的设计,就是为了减少室外存放的机率。其次是利用大鱼APP布防,也就是电子围栏划定区域,离开区域将会报警发送通知。另外还拥有一个就是车身自带GPS定位,可以追踪车辆的位置信息。 迄今为止,他们未收到一例用户车辆丢失的案件。

国际化之路与创业板之梦

大鱼智行车的设计灵感来源于一跃而起的海豚,具有优美的弧线,表达一种动感的活力。这样的风格设定也来源于大鱼追逐自由的精神,也代表着一种活力。

大鱼智行车前后是1米长,重12公斤,十分小巧。但经过铝合金的材料制作和车架的力学设计,最大可以载重120公斤,满足身高18以下人群使用。对于这样的设计,李威坦言,产品的这些特性决定使用的人群,超过这个参数的人群不会是我们的用户,靠一款产品包揽所有用户也是不现实的。

国外在这种产品上少有制造者,飞轮威尔便抓住了面向全球的市场机遇。飞轮威尔采取了跨境电商和线下经销商并举的销售模式,据了解,飞轮威尔产品在亚马逊9月数据中成为了细分品类的第一名,国内最大的跨境电商上市公司环球易购也成为主要出海客户之一。在线下,飞轮威尔通过国外的展会和英文官网的SEM(搜索引擎营销)发展经销代理商,广设销售网点,由于其创新性、产品的国外渠道得以大规模扩张。

图片6 

在中国,在微型电动车这个赛道上,李威认为需要保持快速迭代创新的能力,不断提高品质,加大市场的推广,重点在渠道拓展和管理上,谁能快速拓展渠道,谁就能优先抢占市场。再者就是建立社群,做好口碑。供应链是根据市场走的,合适的时候入股合作主要供应链是很有必要的。

对于售后服务,李威很理解用户对于品牌的高要求。代步车作为高体验性和高使用频率产品,在推出以后便着手建立售后服务网点。首先在主要一二线城市建立以代理为主的售后维修中心,通过培训和标准化制定,建立服务标准。针对海外市场,我们一方面培训经销商做售后维修工作,一方面与全球连锁数码维修品牌做售后合作,为当地用户提供售后维修工作。

在国内,飞轮威尔的主要市场集中在一二线城市,少量会布局到三线城市,短期不会下沉至三四线城市。在产品端的规划,飞轮威尔将不断推出组合产品,一方面为产品组建竞争壁垒,保持品牌的竞争力,为代理商丰富产品线,另一方面也努力将人工智能植入到智能小车中。在市场端,飞轮威尔将加强海内外渠道的拓展和精细化管理,考虑在欧洲和美国建立运营中心,深耕市场。

最后,李威告诉《新锐》,希望在2020年可以达到创业板的上市要求,冲刺创业板。